現在位置:首頁 -> 就業指導 -> 職場縱橫

爲什麽我們就怕流氓有文化?你有文化嗎?

來源:成都慧人    作者:慧人老邊

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

這句話我們都聽說過,可能大部分人都是會心一笑,沒有往深處思考。其實這句話蘊藏著非常深刻的道理。

流氓,基本上就是一些不學無術之人做一些苟且之事,基本上沒有觸犯法律----如果觸犯了法律,就不是流氓行爲了而是犯罪,應該受到國家專治力量的打擊。一句話,流氓,興不起風浪,只不過是社會這個大花園裏面幾只令人討厭的蒼蠅而已。

爲什麽我們就怕流氓有文化?你有文化嗎?

但是,流氓一旦有了文化,危害性就非常巨大了,變成非常可怕的事情。

那麽,爲什麽流氓有文化就非常可怕?文化又是什麽東東?流氓有了文化可怕,正常人有了文化是不是也擁有同樣巨大的正能量?

有人解釋說,所謂文化就是知識。一旦流氓學習了知識,懂得了科學,就會産生比原來危害性十倍、百倍的後果。然而,果真如此嗎?

我們首先要搞清楚什麽是文化,然後才能知道文化的作用。

有人說,文化是“人類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總和”。這麽說沒有錯,且是一個不錯的學術定義,然而對于我們理解文化的作用並沒有太大幫助。

我比較欣賞的文化定義,是陳春花老師在《從理念到行爲習慣》一書中的定義:

文化是人群爲了生存而對環境做出的適應方式。

1、文化是生存方式並無高低雅俗之分

2、文化是對環境的認同並不等同于知識

3、文化是群體行爲而非“精英”概念

一個只有初中畢業的人成爲了大老板,這個人並沒有什麽知識,但是他是一個有文化的人。因爲他適應了環境並創造了財富。

一個獲得博士學位的人,如果他不能適應社會,不能與人合作,甚至經濟收入連自己的生活都有困難,我們只能說這個博士有知識而沒有文化----他適應不了社會更沒有創造價值。

有知識與有文化並不是一件事情,只有認識環境並利用環境,才是有文化。

知識只是可以讓我們了解社會,了解自然,並不一定能夠保證我們可以因此而生活的很好。相反,很多人因爲掌握了知識反而更加遠離了現實社會,更多的評判社會,批判社會,以至于使自己無法融入社會,這恰恰是因爲知識遠離了文化。

文化是一種生存方式,具有文化的人,能夠認知並認同這個社會,尋找到社會認同的生存方式。

有文化的人能夠知道環境需要什麽,能夠適應環境,並可以利用和創造環境,這就是知識與文化的不同。

溫州人是中國最具有商業頭腦的人群,然而他們並沒有多少知識(溫州老板學曆普遍很低),但是他們能夠認識環境,適應環境,並利用環境創造了生存機會,創造了巨大的財富。他們是沒有知識但是有文化的極好案例。

馬雲曾經三次參加高考,第一次考試數學居然只有1分。雖然馬雲後來考取了杭州師範學院(這個學校也不是我們眼中的名校),但是從這所學校走出來的馬雲,與溫州人相比或許擁有了不同尋常的知識,但是馬雲的特長不是擁有知識而是文化。馬雲認識了社會環境的發展趨勢是信息革命,是電子商務時代的到來,因此,馬雲的阿裏巴巴才獲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爲什麽我們就怕流氓有文化?你有文化嗎?

史玉柱也是一個具有文化的天才。“今年我家不收禮,收禮只收腦白金”多次被評爲“最惡俗”的廣告,然而這並不妨礙“腦白金”連續暢銷。這是因爲史玉柱認識到環境需要一個“禮品”。

大家或許還記得北大學子陸步軒?北大高材生竟然淪爲屠夫,在常人眼中竟然不可思議,認爲這是悲哀。其實不然,這正是陸步軒從知識向文化的轉變,陸步軒成爲“屠夫”標志著他開始認識環境,適應環境,獲得一種生存能力。

爲什麽我們就怕流氓有文化?你有文化嗎?

北大屠夫陸步軒,現在已經成爲名人,他與另外一個北大畢業生合作銷售“壹號土豬”並通過電商渠道拓展業務。

從“有知識”到“有文化”就是這樣轉化的。

夢想實現出國夢的何止千千萬萬人,但是,“醜陋的鳳姐”實現了他的美國夢。說鳳姐有知識這是侮辱大家的智商,因爲鳳姐眼中,《知音》《故事會》就是高深讀物了;但是在網絡社會,面對網絡環境,鳳姐利用了這個環境並獲得改變命運的生存方式,其實這是一個文化的表現。鳳姐沒有知識,但是,某種意義上講,鳳姐還真的有文化。

爲什麽我們就怕流氓有文化?你有文化嗎?

“芙蓉姐姐”也是一個有文化的代表,甚至連papi醬也不例外,她們都在努力利用“網聯網環境”並獲得“生存方式”。我們喜歡也罷,我們痛斥也罷,或者僅僅充當看客,其實都是在被利用。

在剛剛改革開放的年代,敢于擺地攤的就是有文化的人;今天在網絡大行其道的時代,網紅們就是文化先鋒。

爲什麽我們就怕流氓有文化?你有文化嗎?

網紅,就是網絡社會有文化的一群人。

無論一個人讀了多少書,掌握了多少知識,如果不能夠認識環境,適應環境,並創造一種更好的生存方式,都不能稱爲有文化。

極端地說,可以沒有知識,但是一定要有文化。因爲知識不一定能夠獲得生存,但是文化可以。

我們所謂“就怕流氓有文化”,其實是擔心流氓一旦利用自己的“流氓”適應了環境並爲自己創造“生存方式”,這才是可怕之處----利用流氓結成團夥成立討債公司等等。

我們並應該因爲自己掌握更多知識而自豪,要多反思如何利用知識才能認識環境、改造環境並爲自己創造更佳的生存方式,這當然也包括爲企業好而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,即努力成爲一個有文化的人。


收藏此頁